中文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案例 > 法律资讯 >
返回上一级
股东撤销诉讼中的股东资格

时间:2017-07-12 13:45:33  点击:

  公司法新增了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无效和撤销规定。该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股东会或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依上述规定,股东会决议在程序上具有违法的原因时,是否所有股东均可以起诉请求撤销该股东会决议?

  笔者认为,依据现行实务及学说见解,参照国外立法例,并非所有股东均可以成为撤销权人。一般应考量如下问题:

  1.股东提起撤销诉讼时,其是否具备股东会决议形成时的股东资格

  根据公司法该条规定,要考量两个时间点的股东身份:一是提起诉讼时;二是股东会决议形成时。其中,提起诉讼时具备股东身份是必要条件。如果提起撤销诉讼时具备股东身份,而诉讼中其不具备股东身份,其诉权不因股份转让而消灭,应由诉讼提起人的权利继受人即股权受让人参加诉讼,否则,应认定原告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而对于股东会决议形成时股东身份的情况,一般认为,只有股东会决议作出时具备股东资格,而且在提起撤销诉讼时亦具备时,才能成为股东会决议撤销权人。通说亦认为,起诉时具备股东身份,而股东会决议形成时其不具备股东身份,但其前手具备股东会决议形成时股东资格时,亦具备撤销权人的资格,否则,不具备原告资格。股东会决议形成后,才取得股东身份的,不具备股东会决议撤销诉讼的撤销权人的资格。

  2.无表决权股东能否成为撤销权人

  表决权是股东对于股东会的决议事项充分参与决议的权利,即股东对股东会的决议事项为同意或否决的意思表示,并依次形成公司意思的权利。按照证券法的相关规定,股份公司可以发行无表决权的特别股,该股东在股东会并无表决权,但享有优先配股的权利。对于该无表决权的股东是否享有股东会决议撤销诉讼的权利,在实务中认识并不完全一致。有人认为,无表决权的股东并无出席股东会的权利,对于股东会程序上的违法事项,并无撤销该违法决议的权利。笔者认为,无表决权股东仅无表决权,而非丧失出席权,其出席股东会参与讨论及询问是其基本权利,故仍有通知其参加股东会的必要,而且通知方式与具有表决权的股东通知方式相同,否则构成股东会召集程序的瑕疵。

  3.出席股东会未当场对召集程序或表决方式表示异议,事后是否具备撤销权人资格

  此处的“当场”,并不是指股东开会时必须自始至终均在现场,而是指在股东会开始时到现场为必要条件。如股东于开会当日到达会场后,未待股东会开始,即先行离去,即使其对股东会决议方式有所异议,也不能认定为当场。有意见认为,如果出席股东会的股东未当场对召集程序、表决程序表示异议,而准许其事后主张召集、表决程序违法,影响公司安定性,应不被准许。但该意见存在诸多商榷之处:如果股东出席股东会,必须当场提出异议,才能提起股东会决议撤销诉讼,对并不清楚股东会决议开会程序的一般股东而言是不利的,且部分股东会召集、表决程序违法的事由,股东在股东会召开时并不知情,如何提出异议?不论出席股东是否知悉股东会违法事项,一律认为未当场表示异议,即不得提起撤销诉讼,有失妥当。笔者认为,股东出席股东会即知悉股东会程序上违法,但未表示异议,其后对股东会决议行使撤销诉权,应当加以限制,但应以公司法明文规定加以限制,对有证据表明股东是事后知悉股东会程序上的违法事由,虽然其当场未提出异议,仍应认定其具备股东会撤销诉讼主体资格。

  4.未出席股东会的股东是否具备撤销权人资格

  未收到合法通知而未参加股东会的股东,其对股东会召集、表决的程序并不知悉,所以,其应具备撤销权人的资格。收到通知但未参加股东会的股东,能否对股东会决议提起撤销诉讼?实践中有人认为,股东收到通知后,未在开会当日出席股东会,也不委托代理人出席,不具备权利保护要件中为诉讼标的法律关系的要件,即未取得撤销股东会决议的形成权。笔者认为,从对股东权益的保障而言,未出席股东会的股东对于股东会召集、表决程序发生的违法事由,即无法预见,仅因未出席股东会,而非故意推翻股东会决议、妨碍公司经营决策,即剥夺其撤销股东会决议的权利,对未出席股东显属不公。故未出席股东因不可能预先知道股东会召集、表决程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公司章程而未当场表示异议的,应认定具备撤销权人的资格。

  (作者单位: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再论股东撤销请求权

  作者:方铁道

  贵版12月6日刊登了《股东撤销诉讼中的股东资格》一文,就股东依据新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提起撤销之诉的主体资格进行了具体分析,对诉讼实践具有积极意义。笔者根据多年的公司法实践经验,拟对该问题进一步探讨。

  1.股东(大)会决议形成之后取得股东资格应享有撤销请求权

  判断股东是否享有撤销请求权,首先要看其是否具有股东身份,这一般可以通过股东名册、公司章程或证券登记结算机构的记载登记情况体现。其次要看其合法权益是否因此遭受侵害或可能遭受侵害。新公司法赋予股东这一权利,旨在保护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只要其合法权益因违法决议遭受或可能遭受侵害时,均应有权请求法院予以撤销,而不论其何时取得股东资格。因为实践中,通过受让股权(股份)或其他方式取得股东资格时,所能判断的往往仅是决议内容的合法性,而决议形成的程序则具有较强的内在性,是否合法很难判断,除非该股东在取得股东资格时知道或应当知道股东(大)会决议不合法(包括决议内容、决议程序不合法),否则就应赋予其撤销请求权,这样才符合公司法这一制度设计的初衷。

  当然,也有例外。在股权(份)转让实践中,新老股东一般都会约定一个基准日,在基准日以前,新股东不享有分配收益的权利,所以,新股东不得以侵害股权收益为由请求撤销起诉。同时,原股东也因为股权转让而丧失股东身份,如果在此时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是否可以提起撤销之诉呢?笔者以为,其虽已不具有股东身份,但其受侵害的权益是基于其原股东身份获得或应当获得的,在这种情况下应有权提起撤销之诉。

  2.无表决权股东在特定情形下才享有撤销请求权

  股东权利根据属性大致可以分成两类:一是财产权;二是非财产权。对于股东而言,作为投资者,其目的是追求投资收益,所以其享有的各项权利中最根本的权利应该是获取投资收益的权利,而表决权等仅是实现这一权利的重要手段,无表决权股东之所以放弃表决权,是以其优先获取固定收益为对价的。所以,既然无表决权股东享有固定收益权,就应相应限制其其他权利的行使,并不能因为其具有股东身份而当然享有撤销请求权,只有在股东(大)会决议侵害或可能侵害到其固有收益时,才享有撤销请求权。

  3.收到通知未出席股东(大)会不具有撤销请求权资格

  股东(大)会是公司的权力机构,也是股东行使其职权的重要场所。通常,公司董事会发出的股东(大)会会议通知都附有会议议程或者相关议案,即股东在收到通知后,都应当能够预见不出席会议的法律后果。在收到通知后无正当理由未出席股东(大)会,应视为其对其权利的放弃以及对不利后果的一种放任。这是股东对其权利或权益的一种处置,属意思自治范畴,对于这种情形,笔者以为,既已放弃,法律就不应予以保护。否则,撤销请求权就有可能被中小股东滥用,只要其认为可能形成的股东(大)会决议对其不利时,无论其合法与否,就会通过开会不出席、会后再请求撤销的方式来牵制其他股东权利的行使和权益的实现,这将不利于股东(大)会职权的正常发挥。

  4.隐名股东是否享有撤销请求权

  实践中,因为种种原因存在一些股权(份)代持的情形。隐名股东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或股份的所有者,也是股权(份)投资的受益人,但其权益的实现是通过名义股东(显名股东)来实现的,代持的股份也都记载在名义股东的名下,此时如果需要提起撤销之诉,应该以谁的名义主张呢?笔者以为,从股东身份公示的情况看,起诉这种外部行为应以名义股东进行,因实际受侵害人以及诉讼的受益人均为隐名股东,所以,名义股东还应取得隐名股东的授权或事后确认。

  作者:葛 文(作者单位:财通证券经纪有限公司)

Copyright@北京市德鸿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