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案例 > 案例研究 >
返回上一级
幼儿在学校摔伤请求人身损害赔偿的诉请获支持,但法院否

时间:2017-07-12 12:00:18  点击:

  【案例索引】

  一审: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2016)鲁1302民初5187号。

  【案件当事人及代理人】

  原告:林某某

  法定代理人:林父

  委托代理人:林刚,北京市德鸿(临沂)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孟海莲,北京市德鸿(临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临沂某实验学校幼儿园

  【诉辩主张】

  原告诉称:2015年5月11日下午,原告作为在被告处幼儿园学习的幼儿,在学校内上厕所的过程中摔伤,造成左肱骨骨折,断端错位。为此原告在临沂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30天,花费医疗费4300.1元、护理费10392.6元、交通费1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00元、营养费4500元、司法鉴定费610元,以上共计20852.7元,且给原告造成一定的精神损害。原告作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被告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被告作为幼儿园应当承担责任。

  被告辩驳:原告在被告处受伤是事实,但受伤是由于原告自己造成的,原告在老师的管理下自己不服从管理,在去厕所的路上由于快速的奔跑导致受伤,原告自己也应该承担责任,原告受伤后被告积极送原告去医院,并在原告受伤期间为原告提供补课,已经尽到了被告的义务,被告不应再承担赔偿责任,即使被告承担责任,也应该承担部分责任,且原告主张的诉讼请求数额过高。

  【审判要旨】

  一审法院认为:

  原告林某某作为在被告临沂某实验学校幼儿园学习、生活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去学校院子里的厕所途中,没有人陪同,由于地上湿滑,导致原告摔倒受伤,致左股骨干骨折的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诊断证明、住院病历、通话录音及庭审调查所证实,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本院予以认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了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本案中被告没有证据证实其尽到了教育、管理职能,依法应对原告所受损伤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双方对赔偿数额存有争议,本院将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对于符合法律规定的部分,本院予以支持;超过法律规定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举、质证情况,原告因受伤产生的医疗费4300.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00元、司法鉴定费610元、本院予以认定;对原告主张的护理时间,依法应由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或意见确定,在没有医疗机构出具意见的前提下,原告委托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出具的意见不能单独作为确定护理时间的依据,故对原告主张的护理时间,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对原告的护理时间,本院依法按实际住院天数30天计算,对护理人护理费计算标准,按批发和零售业收入标准计算,原告的护理费为3464元;对原告主张的营养费,原告所受损伤不构成伤残,医院的诊断证明、病历亦无需要加强营养的遗嘱或说明,司法鉴定意见书出具的意见不能单独证明营养费为必须,故原告主张的营养费,不符合法律规定,本法院依法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交通费150元,没有提交相应单据证实,根据原告的伤情和住院天数,本院酌情予以支持;对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清泉责任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原告所受损伤不构成伤残且原告伤情并非被告方人员直接侵害导致,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

  被告临沂某实验学校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林某某医疗费4300.1元,护理费346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00元、交通费150元、司法鉴定费610元,共计9424.1元。

  【案例评析】

  法院判决认定:“本案中被告没有证据证实其尽到了教育、管理职能,依法应对原告所受损伤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是完全正确的。本文主要分析一审判决否定司法鉴定关于护理期、营养期的鉴定结论是否正确:笔者认为,一审判决否定司法鉴定关于护理期、营养期的鉴定结论是不正确。

  首先,一审判决否定司法鉴定意见书出具的关于护理期、营养期的鉴定意见没有法律依据:

  1、做出司法鉴定的机构及鉴定人具有法定鉴定资格且没有超出鉴定范围,其鉴定意见合法有效;

  2、一审诉讼中,被告放弃对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重新鉴定申请,视为被告对司法鉴定意见书的认可。一审法院应依法确认司法鉴定意见书的证据效力。

  其次,一审判决认为:“对原告主张的护理时间,依法应由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或意见确定,在没有医疗机构出具意见的前提下,原告委托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出具的意见不能单独作为确定护理时间的依据”与事实不符,也无法律依据。

  1、医院可以对患者的误工时间出具证明,无权对患者出院后的护理期限出具证明。

  原告出院时,曾要求医院出具出院后的护理期限证明。医院告知其无权出具,建议原告做司法鉴定。

  2、根据出院医嘱情况,可以证明原告出院后需要护理且护理期限不少于三个月,连同住院30日,实际护理期限不少于120日。

  根据病历记载,出院医嘱:2、继续患肢髋人字石膏外固定,根据复查情况决定何时拆除石膏外固定;3、患肢3个月内禁止负重。

  由此可见,刚刚年满六周岁的孩子,两条腿以及臀部用一个人字形的石膏外包围不能移动,患肢三个月不能站立负重,这三个月根本无法进行生活自理。别说六岁儿童,就是成年人也需要人照顾。由此可见,原告住院及出院后的护理期限应不少于120日。

  3、司法鉴定意见书根据病历记载及患者实际情况按照鉴定标准出具90日的护理期并无不当。

  4、一审判决认为:“原告委托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出具的意见不能单独作为确定护理时间的依据”既与法律相悖,也与事实不符。

  司法鉴定意见书合法有效,本身就能证明护理期90日的待证事实。而且,一审诉讼中,原告除提交司法鉴定意见书,还提交了病历等证据相互认证,证明司法鉴定意见书出具的护理期意见合法、合理。

  再次,一审判决认为:“对原告主张的营养费,原告所受损伤不构成伤残,医院的诊断证明、病历亦无需要加强营养的医嘱或说明,司法鉴定意见书出具的意见不能单独证明营养费为必须,故原告主张的营养费,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依法不予支持”是不正确的。

  原告受伤住院前后刚满6岁,正是需要锻炼、成长身体的时候,特别是患肢需要愈合恢复,更需要大量补充营养。根据病历出院医嘱“1、注意休息,合理饮食”的要求,是需要增加营养的。合理饮食即需要营养均衡、合理搭配。所以,司法鉴定意见书按照增加营养的实际需要并按照鉴定标准出具营养期为90日是适当的。

  综上,一审法院否定司法鉴定意见书关于护理期、营养期的鉴定意见明显不当。原告已经提起上诉,期待二审评判。

Copyright@北京市德鸿律师事务所